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著作 > 本站原创 >
 
仲若辛丨律师的辩辞与医生的药
来源: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     作者: 仲若辛     更新时间: 2019-07-19    分享到

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
▍作者 仲若辛

▍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


在秋天的后半夜,茶馆老板华老栓早早起床,包好银钱,小心地打着灯笼,走上去往刑场的清冷的街道。他先是见了许多古怪的人,合作一堆,接着又见几个兵。华老栓也望那边看,“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;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许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”。华老栓买到了鲜红的馒头,“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”。后来,华老栓终于没医好小栓的病,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方,多了两座馒头似的坟。一座是刑场上被砍了脑袋的,还有一座,是华老栓的儿子小栓的。


这是鲁迅先生1919年发表的小说《药》描述的场景。百年之后的2019年7月17日,陕西汉中戮杀三人的张扣扣被执行死刑。当日,那篇文采飞扬的律师辩辞再受追捧,颇令人想起鲁迅先生说的那许多伸长了颈项的鸭。看客的心态,一百年也没有变。


同样没有改变的,是华老栓的药。常有人拿律师和医生作比,律师以专业知识为他人辩生命,辩自由,和医生的救死扶伤大抵类同。若这个比方成立,那律师的辩辞比作医生的药亦或不可。正如华老栓的药医不好小栓的病,那律师的辩辞也同样不能救下张扣扣的命,而无论华老栓的药如何滚热、如何滴着鲜红的东西,抑或辩辞如何光鲜华美,都在所不问。脱离事实和法律的辩辞,终究和不对症的药是一路。


如果说《药》只是小说虚构,华老栓只是个业余医生,那么阅着鲁迅先生的《父亲的病》,就可知其在现实中,又曾经如何地深受名医之害。


为医父亲的病,鲁迅先生先是和第一位名医周旋过两年。名医的诊金乃是巨款,更何况隔日一次,“很不容易张罗”。但“用药就与众不同”:芦根,须到河边去掘;经霜三年的甘蔗,至少也得搜寻两三天。但两年下来,“父亲的水肿是逐日利害,将要不能起床”。


有一天,名医问过病状之后,极其诚恳地说:“我所有的学问,都用尽了。这里还有一位陈莲河先生,本领比我高。我荐他来看一看,我可以写一封信。可是,病是不要紧的,不过经他的手,可以格外好得快……”。


鲁迅先生当时尚且年轻,不经世故,但其父亲看明了原委,却也很无奈:“他因为看了两年,毫无效验,脸又太熟了,未免有些难以为情,所以等到危急时候,便荐一个生手自代,和自己完全脱了干系。但另外有什么法子呢?本城的名医,除他之外,实在也只有一个陈莲河了。明天就请陈莲河。”


名医陈莲河的诊金也是一样昂贵,用药却又不同:芦根和经霜三年的甘蔗他就从来不用;最平常的是“蟋蟀一对”,旁注小字道:“要原配,即本在一窠中者。”鲁迅先生感慨:似乎昆虫也要贞节,续弦或再醮(妇女再嫁),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。不过终于在百草园中觅得,用绳子缚来,投入沸水即可。然而还有一种特别的丸药:“败鼓皮丸”,就是用打破的旧鼓皮做成,终于也在五里外的药房购得。后来有一次,陈莲河先生又推荐了一种丹,说是点在舌上,一定可以见效,“因为舌乃心之灵苗”;尤其是,“价钱也并不贵,只要两块钱一盒……。”鲁迅先生的父亲听了,沉思了一会,摇摇头。又有一回,陈莲河先生说,这样用药还不大见效,“可以请人看一看,可有什么冤愆,医能医病,不能医命,对不对?自然,这也许是前世的事……。”鲁迅先生的父亲沉思了一会,又摇摇头。


从原配蟋蟀的高方到前世冤孽的病理分析,这第二位名医,终于也未能医好先生父亲的病。鲁迅先生眼看着父亲断了气,后来,仍经常见到名医陈莲河先生,在街上坐在三名轿夫的快轿里飞一般抬过,而且还“一面行医,一面还做中医什么学报”。


张扣扣的律师辩辞,从“远古复仇说”到弗洛伊德的“童年创伤说”,从“恋母情节说”到“生活长期不如意说”,最后希望法院“体谅人性的软弱,拿出慈悲心和同理心,做出一个可载入史册的伟大判决”。后来,法院做出了一个并无意外的“伟大判决”。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,律师的辩辞,也被作者拿到国内知名大学的讲坛上,甚至美国的讲坛上,分享。


刑事辩护很不幸,常被戏称“形式辩护”,讽刺的对象是有权搭台的人。如果律师自己主动钻入这个套,那真是刑事辩护之更不幸。鲁迅先生的《宣传与做戏》曾说,这普遍的做戏,却比真的做戏还要坏。真的做戏,是只有一时;戏子做完戏,也就恢复为平常状态的。杨小楼做《单刀赴会》,梅兰芳做《黛玉葬花》,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,是林黛玉,下台就成了普通人,所以并没有大弊。倘使他们扮演一回之后,就永远提着青龙偃月刀或锄头,以关老爷,林妹妹自命,怪声怪气,唱来唱去,那就实在只好算是发热昏了。


是啊,看着都累。





公 众 号
微 网 站
上一篇: 仲若辛丨目睹伪证 见证奇迹
下一篇: 仲若辛丨柿子总拿软的捏

首席律师仲若辛

专业领域

周文斌案专题报道

非法证据排除
刑事审判参考
刑事律师权利
刑事名词解释
律师收费标准
平反录
无罪判决书

版权所有 © 1993 南京观韬中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 苏ICP备16009114号-2  技术支持: 秀网技术    本网站基于 秀网ShowCMS 构建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江东北路305号,滨江广场02幢18层  手机:13770526088  座机:025-86229944  邮箱:zhongruoxin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