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著作 > 本站原创 >
 
仲若辛丨千里之堤毁于一洞:从高考说起
来源: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     作者: 仲若辛     更新时间: 2019-06-09    分享到



▍文 仲若辛

▍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
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。1977年的9月,教育部决定恢复停止了十年的高考。分数面前人人平等,彻底砸烂了“推荐上大学”的邪恶惯例,使得鸡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,一时成就了多少寒门学子进学深造的佳话。


一张试卷定终身,可能也会把钱钟书这样的秀才挡在大学门外,所以高考制度亦遭微词。但无漏可钻,没有后门可走,也让高考成为天下最公平的考试。


1977年冬天,570万考生走进考场。他们身份复杂,有工人农民,有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,有复员军人、干部,也有应届高中毕业生。这次高考催生了一批后来影响中国的著名法律人,包括梁治平、贺卫方、王卫国、陈泽宪、龙宗智、顾培东等,甚至还有首席大法官周强。还有许多文学家、诗人。如果还是推荐上大学,这些人很可能就被埋没了。


四十年来,高考做了变通改革,引入增招、特招、自主招生等新样式。原本铁板一块的高考,也变得有漏可钻。今年高考的前几天,2019年6月3日的财新网,就有一篇《财政部原副部长秘书受贿60万元获刑两年 曾助房地产老板之子考大学》的文章,披露原财政部部副部长的秘书刘小华助人上大学一事。①


2010年,赵某的儿子赵一丁从哈尔滨三中高中毕业参加高考,当时填报的第一专业是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。高考成绩出来后,赵一丁考了597分,加上此前的竞赛加分20分,离当年中央财经大学在黑龙江的理工科调档线630分还有差距。于是,赵某给刘小华打电话请求帮忙协调,刘小华回复说会想想办法。没过多久,赵一丁就收到了中央财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且专业就是国际金融专业。


根据文章披露的信息,问题出在定向增招,只因为有人打了招呼,所以赵一丁被纳入增招范围,从操作过程看,这个增招简直就是定向直接录取。所以增招是个缺乏监督的漏洞。


2015年的高考前,《新京报》报道了一起自主招生,母女合写论文的新闻。②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,通过了当年武汉大学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,但有网友发现,其论文《安德烈·高兹的非物质理论》,第二作者是其母亲。其母亲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吴宁教授,也是相关研究的项目负责人。有评论说,如果18岁的孩子有这个能力,那真是捡到个宝啊。自主招生,本意是为了不拘一格降人才。但环节的漏洞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
所以规则不能留后门,有后门就总会有人往里挤。就像一条堤坝,你筑得再牢,但只要留有一洞,水总会向那里流去。一洞之存,往往坏了堤坝的全部目的。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。


比如法官检察官的员额制改革,开始总是推行不动。院长、检察长担心真的搞起来,自己进不了员额,所以不积极。后来上面说了,没说不让领导进员额啊,院长检察长只要优秀,同样可以进员额嘛。所以后来员额制顺利推行,领导也以自己独占的优势,进了员额。再后来上面要求员额法官检察官要办案,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。所以又看到领导亲自办案的法检公号宣传,还有的说某领导亲自办案,为一个案子写了七八十万字的材料。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不信了。所以领导一进员额,员额制就算是废了。


还有个改革叫司法责任制。初衷很好,要改变审者不判、判者不审的怪象。但在很多案件中,仍然还是沿袭集体研究,审委会讨论的旧例,合议庭研究、审委会研究、分管领导甚至一把手审批,没有任何改变。那么这些案件,最后由哪个个人来负责呢?其实谁都不会负责。像呼格吉勒图那样的案件,最后处分了二十几个办案人员,都是行政或者党纪处分。经过了层层的审批研究,你找不到那个具体应该承担责任的人,到后来就是谁都没责任,只好大面积罚酒三杯了事。所以有了集体研究的漏,司法责任制也就废了。


做辩护人的经历种种,也曾让我每每感慨刑诉法的漏洞。这是他们经常利用的后门,也是辩护人抗争之门,受伤之门。比如证人出庭,法律规定,当事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,且该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,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,证人应当出庭作证。这个“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”,就是一个后门。实践中,虽然当事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,虽然该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,但是法官坚决认为其没有必要出庭。以至于,证人来到法的门前却进不去。控辩审面前都放着一堆纸,所谓的审判,审来审去就是审一堆纸。所以说,还是沿袭卷宗中心主义。所谓以庭审为中心,就还只挂在墙上。


水总要往低处流,所以千里之堤,毁于一洞。


参考资料:


①财新网:财政部原副部长秘书受贿60万元获刑两年 曾助房地产老板之子考大学

http://china.caixin.com/2019-06-03/101423014.html

②新京报:母女联名发论文,惹人怀疑也很正常

http://cpc.people.com.cn/pinglun/n/2015/0604/c78779-27101805.html




公 众 号
微 网 站
上一篇: 仲若辛丨宝莲寺的生意
下一篇: 仲若辛丨吴谢宇案:法援律师又出场

首席律师仲若辛

专业领域

周文斌案专题报道

非法证据排除
刑事审判参考
刑事律师权利
刑事名词解释
律师收费标准
平反录
无罪判决书

版权所有 © 1993 南京观韬中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 苏ICP备16009114号-2  技术支持: 秀网技术    本网站基于 秀网ShowCMS 构建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江东北路305号,滨江广场02幢18层  手机:13770526088  座机:025-86229944  邮箱:zhongruoxin@126.com